暗恋
发表于 ,已有 1 条评论,总计 562 次阅读 | 点我进行简繁转换

暗恋

发表于 | 已有 1 条评论,总计 562 次阅读
暗恋,是一次无人知晓的自我牺牲,亦是一次悄无声息的成长。

  很多年后,我还是会想起那个长发飘扬的北方姑娘。她像一枚雪亮的针,穿着时光的长线,在我的记忆中左右刺绣、交织缝纫,直至记忆的幔布,到处都绽满暗恋的卑微之花。
  那时我刚上高三,决定报考艺术院校,成天自由得不得了。我们可以不去上课,坐在安静的琴房里弹琴,或是唱歌,甚至,我们可以不考数学。她是转学过来的插班生,爸妈都是北方人,当年在云南做生意,便把她的户口落在了这里。临近高考,才被惨烈地打回户籍所在地。
  她一直生活在北方,根本不会说云南方言。
  她刚来的第一天, 就在学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很多男生在走廊上议论,说高三班来了一位只会说普通话的艺术美女。
  她也是艺术生,报考音乐学院。她的到来,彻底把原本音乐班那位高傲的钢琴公主打败了。她十指颀长,白润而又灵活,可惜整个冬天都蜷缩在温热的口袋里。
  但是,只要她的双手搭上泛着光泽的琴键,马上就会变成两只自由翱翔的云雀。她弹出的音符精致而又饱满,像一粒粒浑圆的玉珠。
  因为她的出现,我觉得自己枯燥的18岁忽然有了跳跃的生气。
  她在隔壁班,我们通常很少见面。每周一次的乐理课她也几乎不来。老师说,她的乐理根基已经很好了,不必再学,应该把更多的时间花在演奏方面。
  听说她每天下午四点会准时去琴房练琴。老师对她寄予厚望,特意给她配了一把琴房钥匙。
  为了遇见她,我从一点就躺在琴房里呼呼大睡。醒了,练会儿琴,开下嗓。累了,继续藏在课桌中间倒头大睡。
  我觉得最幸福的事,就是枕着她的音符入眠。
  有一次,我睡得太离谱,直接从课桌的夹缝中掉了下去。她不知道琴房有人,彻底吓坏了。当我挣扎着探出晕乎乎的大脑袋想要说声“对不起”时,她已经逃之夭天了。
  十几分钟后,她再度归来,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刚才是你?我还以为是地震呢!”她清越的笑声,使我想起茶马古道上的驼铃。
  我想要给她写封信,想要告诉她,在南国的边陲小镇,有个内向寡言的男孩默默喜欢着她。这封信我写了很久很久,有的时候,把自己写哭了,有的时候,又会忽然莞尔。
  直到毕业那天,我还是没能把那封信递到她手里。听说她去了上海音乐学院,学校为此还贴出一张大红的榜单。我一直没有勇气去看。
  我只记得18岁的夏天飘了很多雨,潮湿的空气,让人沉浸在无处可躲的忧伤里。
  然而,正是因为这样的忧伤,暗淡的18岁才有了一抹亮丽的颜色。
  后来我明白了,暗恋是一次无人知晓的自我牺牲。你在心里和那个贸然闯进的人纠葛思量,以为同上一船,可最后,你发现,这个人,不过是万千乘客中的一员——稍有不同的是,她无意中默默陪你欣赏了一段关于青春的风景。
  要知道,暗恋,也是一次悄无声息的成长。

卒業

原图:卒業
本文头图:
暗恋-二维码

本文二维码

评论已关闭
  1. 来康康大佬 (ฅ´ω`ฅ)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