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金小姐
发表于 ,已有 7 条评论,总计 621 次阅读 | 点我进行简繁转换

拜金小姐

发表于 | 已有 7 条评论,总计 621 次阅读
觉得对不起我吗?别道歉,给我钱吧。

  周一一早,罗浩熙刚进教室就觉得气氛不对,大家看起来正热火朝天地说着什么特大新闻。他抓过同桌一问,才知道原来是高二(5)班最漂亮的女生周六那天在街心公园卖花,生意火爆,连新闻台的记者都去采访了。
  “卖花也能上新闻?电视台的记者都是骗工资的吗?”罗浩熙不屑地撇了撇嘴,“菜市场卖猪头皮的大婶生意也挺好的呢!”
  “这你就不懂了!”同桌一副瞧不起他的样子,“我看新闻了,她卖花是有噱头的,单次消费超过100块的顾客可以跟她合照,所以好多人排队去了。不过据我观察啊,买花的都是男的。”
  罗浩熙听完更不屑了,连叹几声“世风日下”,然后顿了顿,没头没脑地问:“怎么5班有漂亮的女生吗?是谁啊?”
  同桌白了他一眼,然后瞧了瞧他搂在怀里的足球,说:“校花唐雅淇你都不认识?你跟你的足球一起去死吧!”
  上课铃响了,罗浩熙把他心爱的足球放在桌子下,然后掏出掌上游戏机偷偷在抽屉里打足球游戏。他觉得自己就是为足球而生的美少年,校花什么的,他才不关心呢。
  一整节课,罗浩熙总是听到耳边嗡嗡嗡地一直没断过。他放下游戏机抬头怒视化学老师,可那个中年人正自顾自地讲着课,全然不顾班里百分之八十的学生都在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校花卖花的事。罗浩熙实在无法集中注意力玩游戏了,无奈之下只好把身体向后靠,偷听同桌和后座的兄弟窃窃私语。
  他们毫不吝啬的赞美让他满心好奇,他决定下课之后到五班去看看那个除了他之外人人都认识的大美女。

  下课之后,罗浩熙径直来到五班,假称要找球队队友商量什么时候练球,实则两眼在教室里横扫,想看看自己能不能一眼认出唐雅淇来。这一扫,还真立刻让他认出来了。这也难怪,高挑白净的唐雅淇坐在教室里,犹如鹤立鸡群。跟那些聒噪活泼的高中女生不同,她表情不多,一张精致的脸冷冷地摆在那里,头发又直又长,简直就像漫画里的女主角,美得让人窒息。
  罗浩熙压根儿没听见队友跟自己说什么,只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声,扑通扑通。
  他随便敷衍了一下队友,然后握了握拳,给自己鼓了鼓劲,便朝唐雅淇走去。唐雅淇微微抬眼看着他,没有说话。
  “那个……你,你就是唐雅淇吧?”罗浩熙声音发抖,手心冒汗。
  “不然呢?”唐雅淇冷冷地回了一句。这让罗浩熙有点傻眼,他原以为会做生意的人一定是笑脸迎人才对,怎么这个校花就这样拒人于千里呢?
  他在上一秒钟还是把她当女神的,被呛了一呛之后,痞子本性毕露:“嘿,你这丫头片子挺嚣张啊!那个,听说跟你买花超过100块可以合照,我买200的,照两张!”说完这句话,他被自己吓了一跳——化解尴尬的代价太大了!
  正当他陷在深深的后悔中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唐雅淇站起来,勾起嘴角,笑得亲切又甜美:“可以哦,同学,看在大家是同一个年级的份儿上,再免费赠送你一张好了。你叫什么名字?这个周六我还在街心公园,你一定要来哦,呵呵。”
  最后的“呵呵”把罗浩熙吓出一身冷汗。这个校花,诡异得让人无法直视!罗浩熙一边附和着“呵呵呵呵呵”,一边飞快地逃了。

  “唐雅淇一定是妖精变的啊!”
  接下来的一周,罗浩熙逢人就说这句话,不过别人回应他的都是耻笑,大家都觉得,一定是他跟校花表白后被拒绝,所以到上处抹黑她。
  罗浩熙见没人相信他,就一直闷闷地,连球也懒得去练了。看来,他受的耻辱只能到周六再一并还给她了!
  周六一大早,罗浩熙闹钟还没响就自己起床了。其实他一整晚都没睡,心跳很快,满脑子都是唐雅淇那张阴晴骤变的脸。他匆匆吃了早餐,然后回到房间,翻出了所有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试,还把短短的刘海儿吹起来,对着镜子不停地摆造型。
  罗妈妈觉得事有蹊跷,便试探着问:“你小子要去约会呢?”
  “去报仇!”他冲口而出,然后把罗妈妈关在门外,悄悄摸出了自己藏了好久的压岁钱,“两个毛泽东爷爷啊,还是红色的!”他亲了亲那两张百元大钞,哼着歌出了门。
  时间还早,街心公园被晨运的公公婆婆们占领了,打扮得很帅气的罗浩熙觉得自己太突兀,便找了个小树丛打算躲起来。这一躲不要紧,他发现树丛里竟然已经坐着几个男生了,其中一个还拿着单反相机,一看就是冲着唐雅淇来的。
  罗浩熙不知道为什么竟有点恼火,他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挺起了胸膛。
  大约10点钟,唐雅淇终于出现了。眼前的景象让罗浩熙大为震撼: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修过忍术,短短一分钟,一条长达20米的队伍仿佛从天而降,直直地排在了唐雅淇面前。唐雅淇扶着一辆自行车,前后都载满了玫瑰和马蹄莲。
  “30块一枝,每人不限购买哦,超过100块的可以跟我合照,呵呵。”她微笑着耸了耸肩。
  “呵你个头啊!”失了先机的罗浩熙急了,连忙躲到一棵大树后面,用事先想好的台词大喊:“城管来了!抓小贩了!买小贩东西的也要罚钱呢!”然后,又假装慌张地冲进队伍里,跌跌撞撞地,一边回头望一边喊:“真的真的,我差点儿被抓住了,城管说要罚我1000块呢!”
  众人轰地一下散了,唐雅淇也慌了,顾不上自行车,抱起一堆花就跑。罗浩熙一边狂笑一边跟着她跑,心想大仇终于报了!

  罗浩熙觉得,唐雅淇将来如果真的当小贩,一定会发财的。她跑到公园另一头,找了张石凳坐下来,淡定地抱着花,那样子看上去就像在等人。
  “可以啊,这演技,都能拿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了!”罗浩熙来到她跟前,坏坏地看着她。
  唐雅淇听着他的声音,再回想刚才那一幕,瞬间明白了过来。她将花放在石凳上,架势十足地站在他面前:“为什么妨碍我做生意?”
  “因为看不惯你表里不一!有首歌叫《潇洒小姐》,我看你就是个拜金小姐!”罗浩熙一脸挑衅的样子。
  唐雅淇本想和他争论,但深呼吸了两下之后,静静地转回身,捧起花就走。罗浩熙看不见她的表情,也不知道她此刻是发怒还是冷漠,于是追了上去,拉住她的手。
  “干什么?”唐雅淇回过脸,厌恶地问。
  “你答应过我跟我合照的,200块哦,不想赚了吗?”
  唐雅淇站定不动,有风吹来,她的长发微微地摆,挡住了她的眼睛。等到头发再次垂下来的时候,罗浩熙吓坏了,她竟然哭了。眼泪静静地掉下来,速度之快,让罗浩熙一下慌了手脚:“喂喂喂,你这个人,也太情绪化了吧!我才跟你接触过两次,你就展现过这么多种不同的面目了,到底哪个才是你啊!”他掏出了一包纸巾,手忙脚乱地拿出一张,急急递给她。
  唐雅淇吸着鼻子,仰头看着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罗浩熙,委屈地哭出声来:“我卖花怎么了?我逼你买了吗?一开始就是你自己来找我麻烦的。我卖花攒钱,我想高中毕业后有钱上大学,行不行?我跟别人合照,关你什么事?你凭什么赶走我的客人,还骂我拜金啊?”
  唐雅淇的眼泪越掉越多,罗浩熙被质问得有点发蒙,他颤顫地伸出手,想替唐雅淇擦掉脸上的泪水。唐雅淇伸手一打,打得他手背生疼。
  “对不起……”他弱弱地道歉,“我只是想捉弄你一下的……你说你在攒钱上大学?”
  “与你无关!”
  “你原谅我吧,我帮你一起摆摊好不好?你看,现在只有男顾客,我也加入的话。女顾客就会来买花了。钱都归你,我一分钱也不要,行不行?”罗浩熙微弯下腰,小心翼翼地问。
  唐雅淇继续哭,眼睛都肿了。良久,她将花摔在罗浩熙身上,凶凶地说:“你当然一分钱也不能要!”可凶完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罗浩熙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个女孩可爱极了。

  卖完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罗浩熙推着自行车,唐雅淇走在他身边,声音低低地说起话来:“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爸爸,小时候,妈妈告诉我,爸爸去非洲做生意了。可是……呵呵,你懂的,这样的剧情,电视也演过好多回了。有时我会想,爸爸是生病去世了呢,还是他和妈妈根本就没有结婚呢?每次我问她,她总是很平静地说:‘你爸爸在非洲呢。’”
  “你妈妈只是不想你难过,你不要怪她。”罗浩熙小声安慰道。
  唐雅淇摇摇头:“我当然不会怪她。她为了不让我难过,甚至雇了一个人,每个月打一两次电话跟我聊天,谎称是我的爸爸。可真爸爸怎么会只打电话却从不来见我呢?妈妈很用心良苦,我不忍心戳穿。她一个人养大我很辛苦,除了上班,还要做兼职。所以,我也想赚一些钱,这样,明年我上大学,就可以自己付学费,不用她担心了。”
  罗浩熙一手扶着车一手挠挠头:“那……以后你还来卖花的话,记得找我帮忙,我很乐意的。还有,今天的事,对不起……”
  “觉得对不起我吗?别道歉,给我钱吧。”唐雅淇直直朝他伸出了手。两人对视五秒,忍不住笑了。
  “唐雅淇,你真漂亮。”罗浩熙红着脸说。
  “我知道。而且我脑子也很聪明。”
  “是是是,聪明过人的‘拜金小姐’”罗浩熙说完,脚底抹油般跳到一边。
  “罗浩熙,你给我站住!”阳光正好,青春年少。

  大半年过去,距离高考的日子越来起近了。罗浩熙为了能跟唐雅淇考到同一所大学,拼了命地学习。这天,他正准备打电话问唐雅淇打算学什么专业,唐雅淇却先来电话了。他刚接起来,就听到唐雅淇在电话那头泣不成声。
  “淇淇,你怎么了?”他心都揪成一团了,“别哭,发生什么事了?”
  “我爸爸,我爸爸……我爸爸从非洲回来了!”她声音发抖,情绪很激动。
  “啊?!”罗浩熙傻了,“你确定那是你爸爸吗?”
  “你白痴啊”唐雅淇又哭又笑,“原来妈妈没有骗我,我爸爸真的在非洲一个交通非常不便利的地方培育新型作物,现在成功了,赚了好多钱回来了。怎么办啊,浩熙,浩熙……”
  “看你高兴得连话都不会说了!什么怎么办啊!你现在是‘千金小姐’,可不是‘拜金小姐’喽!”罗浩熙异常地开心,他心疼的女孩,终于可以不那么辛苦地卖花了。
  “什么‘千金小姐’,我还是喜欢当我的‘拜金小姐’,正是这种成长经历才让我得到了别人没有的磨练,变成了现在的我!对了,浩熙,我们报志愿时选农业或者师范专业吧。”
  “为什么?”
  “我爸爸说,培育新型作物很赚钱的,还有,非洲有许多小孩上不起学,我们要是学师范专业,就可以给他们上课了。”
  罗浩熙脑中浮现自己和唐雅淇一起给非洲小孩上课,放学后还一起种田的画面,觉得既好笑又刺激。此时他也确定了从非洲回来的那个男人一定是唐雅淇的爸爸——她那超乎常人的生意头脑,一看就是遗传自他。

思い出

原图:思い出
本文头图:春日野穹

拜金小姐-二维码 本文二维码

评论已关闭
  1. txh

    ……

    回复
  2. 所以你是个写手吗!

    回复
    1. @千玖夜

      惹,头秃日语生罢了(

      huajiliuhan

      回复
      1. @安忆

        惹?你说惹?

        回复
        1. @Oasis

          惹惹惹惹惹惹

          回复
  3. 有点像初中时看小说的感觉~ 哈!
    果然年龄大了,这种青春痛文学已经不适合我了~

    回复
    1. @蝉時雨

      唔…其实…就是初中时候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