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
发表于 ,已有 1 条评论,总计 476 次阅读 | 点我进行简繁转换

怦然心动

发表于 | 已有 1 条评论,总计 476 次阅读
相遇就像一场梦,醒了,也就结束了。

  听说女生长大后喜欢的每一个人,都有第一个让她心动的那个男生的影子。
  书屋里正在放缓慢而低沉的大提琴曲,曾婕合起书,闭上眼,静静地听。这段音乐让人觉得压抑,曾婕想,作曲家在作这首曲子时,一定想着什么难过的事。
  她睁开眼,发现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眼熟的男生。那个男生表情痛苦,眉头皱在一起,嘴角甚至在微微地抽搐。更让曾婕感到意外的是,他的眼角带着泪。
  听哭了?曾婕被这个画面震撼到,心怦怦地乱跳起来。
  她想起10年前的一个暑假,她和爸爸妈妈还住在老家。那时她才6岁,住对面的小哥哥上中学了,会拉小提琴。那时,她趴在阳台上就能看到小哥哥在对面的阳台练琴。她记得那首曲子很悲伤,她也记得小哥哥穿着白色的衬衫,留着短短的头发,一边拉琴,一边掉眼泪。
  蓝天、白云、少年、提琴,定格在她的记忆里。10年之后嗅一嗅,仿佛还有青草香。
  曾婕目不转睛地看着在书屋里流泪的男生,难道他就是当时的小哥哥吗?摇摇头,现在的小哥哥,应该是个英俊的大人了吧?
  曾婕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深呼吸一下,走到了男生面前。“这段音乐,你也觉得听起来很沉重吗?”她红着脸问。
  男生抬起头,意识到有人看到了自己的眼泪,连忙擦了擦眼角,将一个什么东西往包里一塞,头也不回地跑了。本来只是觉得眼熟,现在看到了他跑步的样子,曾婕已经想起他是谁了。她觉得很诧异,这个男生,竟是这么多愁善感的人吗?

  曾婕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兼文工团团长。
  70周年校庆就要到了,校长和老师们都很重视,校庆活动当然要办得有声有色。曾婕身居要职,责无旁贷,除了安排节目任务给每个班的文艺委员之外,还决定由文工团再出一个节目——水兵舞。可是,文工团女生和男生的人数比例是8:1,这让她很头疼。
  幸运的是,体育老师很帮忙,推荐篮球队的一些男生来给文工团的女生们当舞伴。按照分配好的名单,和曾婕搭档的是一个叫王晓晨的男生。曾婕只见过他一次。当时,是男舞者和女舞者第一次集中,王晓晨不但姗姗来迟,还摆臭脸。音乐刚响,他就闹起了别扭:“什么水兵舞啊,蹦来蹦去还要转圈圈,真难看,我不跳!
  他甩开曾婕的手,跑了。
  他跑步的姿势,和书屋里的男生进走时一模一样。
  曾婕把这两个形象在脑中合而为一之后,决定去找王晓晨谈谈。
  王晓晨和她同一个年级,教室在楼下。曾婕一个人来到他的教室外,悄悄地观察他。这时的王晓晨,跟任何一个调皮的男生都没有区别,嘻嘻哈哈,打打闹闹,时不时把班里的女生惹毛。
  曾婕感到自己的心脏又剧烈地跳了起来。他让她想到自己,虽然总是一副优等生的外表,但内心无时无刻不在渴望肆无忌惮地疯一疯。他是相反的,他看上去吊儿郎当,却能被一曲大提琴感动至落泪。
  想到这里,曾婕朝着他大声说:“王晓晨,我是曾婕,你的舞伴。我邀请你放学后到舞蹈室一起排练,你不来,我不走。”
  走廊和教室里同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起哄声。王晓晨吓愣了,瞪圆了眼睛目送曾婕离开。王晓晨的好兄弟猛地摇晃他的肩膀:“小子,真有你的啊!那个曾婕是学生会主席,而且文工团表演时,次次领舞的都是她啊!”
  王晓晨耳根都红了,赶走了身边起哄的同学,闷闷地坐在座位上。

  放学之后,学校里出现了“奇观”:舞蹈室门外人山人海,大门被堵得水泄不通,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王晓晨来赴约了,不过与其说是赴约,不如说是被起哄的同学们抬来的。他一到,本来挤成一团的人群中间忽然空出了一条道,王晓晨被推着走过去,仿佛在走红地毯一般。
  曾婕穿着舞衣站在舞蹈室里等他,依旧端着优等生的架子,但心脏已经快飞出嗓子眼了。
  王晓晨皱眉看着曾婕:“你这是强人所难,你知道吗?”
  “校庆是大事,作为学校的一员,躲避责任可不好。”
  “王晓晨,拿出点男子汉的气魄来!别给我们丢脸啊!”有男生在门外起哄。王晓晨回头一看,竟然是他篮球队的队友。这帮小子为了凑热闹,连球都没去练。
  王晓晨知道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曾婕。曾婕开心极了,使眼色让站在大门旁的学妹关门,一众舞者开始了排练。
  水兵舞很活泼,音乐跳跃,脚步细碎。身材高大的王晓晨抢篮板在行,但让他跳舞,实在有些难为他。只是刚开始的两个8拍动作,他就记了10分钟,到真的牵着曾婕的手跳的时候,动作僵硬,脚步缓慢,往前移动时一个趔趄,把曾婕撞倒了。
  指导老师连忙按停音乐,关切地问曾婕有没有受伤。曾婕站起来,摇摇头。指导老师看了看正尴尬不已的王晓晨,担忧地说:“当时是考虑到外形问题,才让这个男生做你舞伴的,现在看来……是不是要……”
  “不必了,老师,水兵舞不难,我来教他。”曾婕一口否决了老师的换人建议,这让大家面面相觑,要知道,这位追求完美的团长对大家的舞蹈要求是相当严格甚至苛刻的。

  排练结束后,王晓晨拎起书包迅速离开舞蹈室,曾婕见状,忙追了上去。
  王晓晨看着她,不安地问:“你又想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跟你一块儿走走。”曾婕抬头看着王晓晨,又想起了童年时的那个小哥哥。其实小哥哥长什么样子,她已经记不太清了,但他的头发和王晓晨一样,都是短短的。
  “为什么你对音乐那么有感悟力,节奏感却这么弱呢?”曾婕不解地问。
  王晓晨张了张嘴,本来想说什么,但又咽了下去。走着走着,他苦笑道:“我觉得你真是个有恶趣味的人啊,因为看到我哭,就要缠着我?”
  曾婕犹豫了一会儿,然后把小时候的故事轻描淡写地告诉了他。
  王晓晨猛地停下脚步,惊讶地问:“你把我当成那个‘提琴男’的替身了?”
  “别说得那么难听。”曾婕笑笑,“小哥哥是小哥哥,你是你,我只是……很怀念那段时光。”她朝王晓晨摆摆手,“我先走了,你回家记记舞步,不然下次又把我撞倒了。”
  曾婕走后,王晓晨咬了咬嘴唇。他不知道有些话如果说出来,会不会伤害到她。

  事实证明,会玩乐器的人唱歌不一定不跑调,会被音乐感动到落泪的人,也可能在跳舞时一遍一遍踩舞伴的脚。
  指导老师已经对王晓晨不抱任何希望了,曾婕却依然坚持,要和他一起跳。大家议论纷纷,向来形象完美的曾婕,头一次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王晓晨心虚了,悄悄跟她说:“不如就算了吧,别因为我,破坏你的形象。”
  曾婕沉默了一会儿,淡淡地说:“这真的是第一次呢。我在别人眼里从来都是个乖乖女,要做的事,什么都能做到最好,而我,也渐渐接受了这样的自己。但也因为这样,我好像已经不知道自己原本是什么样的了。我从来没有让大家失望过,没有任性过,没有放肆过。”她顿了顿,“可是这一次,我感觉真好。我做到了自己想做的事,不用管别人的目光和期待,我只是我自己。”
  王晓晨被她打败了,只好叹口气:“我会多练习。”
  曾婕笑笑,给他戴上一边耳机,MP3里播放的是一支欢快的舞曲。

  练习持续了三周,王晓晨的舞步不再那么僵硬,在曾婕的带领下,已经有了大概的架势。指导老师仍惴惴不安,总是默默祈祷到真正上台时,他别跳错才好。
  可是现实总是比预想的还要糟。
  校庆当天,王晓晨迟迟没有出现,谁也找不到他。文工团的节目一再往后延,指导老师急坏了,不停地问曾婕打算怎么办。曾婕失望极了,甚至有些恍惚。眼看其他节目都要表演完了,曾婕沉沉地说:“没关系,上台吧。集体舞蹈的时候我不出场,本来该我和王晓晨这一对单独跳的那段,我独舞。”
  指导老师很犹豫,但眼看火烧眉毛,只好硬着头皮让大家上台了。
  独舞的时候,曾婕踩着水兵舞音乐轻快的节奏,临时改了一段芭蕾。她体态优雅,每一个动作都舒展又利落,没有任何一个观众能看出这是临时变更的舞步,可是她的心揪着疼,眼泪不停地流。
  校庆结束了,王晓晨始终没有出现。
  指导老师气疯了,大声说定要给这个小子一点颜色看看。曾婕此时仍维护他,不顾大家的愤怒,坚定地说:“我不信王晓晨会临阵脱逃,他已经进步很多了,他答应过我,会和我好好跳。”
  指导老师失望地说:“曾婕,你变了。”
  曾婕心里却想:不,我没变,只是没有人曾试着了解真正的我。
  她离开了。
  她知道王晓晨住在哪里,于是来到他家打算问个明白,然而却看到了胳膊缠了纱布的他,恹恹地躺在床上。王妈妈看着从没见过的曾婕,问道:“你是晓晨的同学吧?”
  曾婕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说:“阿姨,您好,我是学生会主席曾婕,王晓晨今天没参加校庆,我来了解一下情况。”
  王妈妈摇摇头:“这个臭小子,跟别人打了一架,受伤了,我就没让他去。”王妈妈说完就走出了房间。
  王晓晨看了看曾婕,没说话。
  “我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曾婕的语气中带有责备。
  “受伤了呗。”
  “为什么打架?我真不敢相信,一个感情细腻、喜欢音乐的人,竟然会去打架!”
  王晓晨终于忍无可忍,腾地站起身来:“好了好了,别再说我喜欢音乐了!我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喜欢把自己的想象强加于别人身上啊?我根本不想跳什么舞,今早就是碰到两个嘴臭的小子,他们笑我长得牛高马大却去跳那么滑稽的舞,笑我是‘娘炮’,我一时忍不住就揍了他们,结果自己也挂彩了。我讨厌跳舞,也听不懂音乐,你满意了吗?”
  “别骗我了,我在书屋里看到你流泪,那绝不是假的。”
  “大小姐,我当时只是因为吃了一口有芥末的零食,被呛出眼泪了而已,谁知道你就这样一厢情愿地以为找到知音了?你还是去找你的小哥哥吧,别把我当成他,也别说什么从我身上看到你自己了。我为了不伤害你的感情,一直忍着没说,多累啊!”王晓晨一口气说完,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曾婕愣了愣,缓缓转身,离开了。

  这场相遇就像一场梦,醒了,也就结束了。
  王晓晨后来找过曾婕,向她道歉,曾婕原谅了他,并表示和他还是好朋友。她本来是恨他的,他那么直白地摧毁了她的幻想。直到有一天,她坐在音乐厅里,看着交响乐团的那个穿着白衬衫、燕尾服的首席小提琴手在动情地演奏,她仿佛又看到了蓝天白云下的小哥哥。
  她忽然明白,自己对王晓晨的感觉并不是什么爱慕,只是在一个突然的时间点,看到了似曾相识的画面,不禁动容。
  曾婕心中的阴霾渐渐散去,她想,在懂得真正的爱情之前,或许还会有许多个能让自己怦然心动的时刻。

醒

原图:
本文头图:

本文二维码

评论已关闭
  1. 回复